莫里斯·格林伯格:股东价值不是衡量董事会的唯一标准

 

宁向东:格林伯格先生是一位对公司治理比较关注的CEO,您认为刚才麦道克先生所讲的股东价值,是不是董事会和CEO追求的唯一目标,还是重要目标之一?
 
莫里斯·格林伯格:我现在已经从CEO位置上下来了,AIG最开始是很小的保险公司,我把它变得很大,所以我非常骄傲,我走的时候已经达到1700多亿的规模。我们在90年前就开始在上海有业务,我们在中国的历史已经非常长了。追求股东价值当然是CEO主要的工作,但是我们的工作不仅如此,对于董事会来说,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董事会本应发挥重要的作用,应该让董事会了解最新的情况,了解公司的战略,让他们了解各种各样的问题,这是一个不断进行的过程,必须是董事会成员一起,并不是开个会就回家了,我们的董事会成员是有纪律的,但是很多公司并不是这样的,在我们今天生活的世界上,比如美国现在所经历的一切,很重要一点就因为董事会要承担越来越多的责任,不光是CEO运作这个公司,所以分清CEO和董事会的作用非常重要。在我们做日常活动时候,在我们发生冲突时候,CEO应该维持住原来的纪律。如果最后股东价值没有增加的话,那么CEO就有麻烦了。
 
宁向东:格林伯格先生是华尔街的元老之一。有一件事我一直不太清楚,想请您解释一下。股东价值一个很重要的表现是股价,股价高了股东价值自然就增加了,CEO的报酬里面很多是用股票作为基础的,是stock based, 那么股价高了,CEO或者高管的收益也就多了。所以股价上涨事实上是更有利于将CEO的利益和股东利益挂以来,这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最近公众都认为金融业的报酬过高,甚至管制部门也认为过高,所以最近华尔街金融业的几十家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被限制薪酬,我们究竟应该怎么理解这件事?
 
格林伯格:我认为政府不应该插手高管的薪酬,我觉得这是个灾难,将会带来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在AIG,如果限制薪酬,人员就留不住了。AIG最大股东是美国政府,如果这样的话,AIG怎么还美国政府的钱呢,政府是不能够经营公司的,一个政府连自己预算都管不好怎么去管公司呢。除非他们做出改变,很多公司已经向政府借了钱,如果再对这些公司的高管的薪酬进行限制的话,管理人员就会去其他公司。AIG薪 酬很高,我们是根据表现定的薪酬,退休以后会有很多的退休金,总的来讲,这样的薪酬安排有助于管理、有助于留住人才、有助于公司长久发展,如果说公司的收 入很好的话,就会发奖金了,当然了,股东不喜欢给管理人员发奖金,股东有权选出董事会的成员,如果他们对董事会成员的表现不满的话,他们就会更换董事会成 员。总的来讲,在我看来由政府说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是不恰当的,政府不要干预我们的业务。
 
宁向东:我注意到今天台上三位CEO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在一家企业服务了很长时间,Greenburg先生在AIG服务的时间很长,现在AIG投资股东方服务的时间也很长。冯先生70年代返回香港就一直在利丰工作,Mike在沃尔玛也工作了17年。中国的企业家由于企业发展阶段,都遇到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究竟在内部通过不断培养、晋升来提拔CEO,还是从外面空降?你们三位都是在内部工作了很长时间走到这个位置的,我们是不是应该理解为内部晋升比外部空降的CEO更有优势?希望三位能与中国的企业家分享你们观察与经验,也给他们一些建议。
 
格林伯格:这取决于你是哪种公司,像AIG有很多种业务模式,从外面选人需要学习的东西非常多,可能有不同的文化,不同文化可能会使我们的发展偏离方向,不一定是有建设性意义的,我们需要为公司获得更多的信息和经验。
 

{literal}
{/liter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