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国经:文化的持续性是企业长期战略的重要因素

 

 
宁向东:冯博士您对CEO Composition 的问题有什么看法?另外在大陆市场和香港市场似乎也有类似的评论,您怎么看?
 
冯国经:很显然这在任何地方都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认为香港的情况有些不同,最主要的不同,我认为是大多数公司,尤其是大型企业都是所有者管理型公司,公司管理者同时也是公司的股东,这是很大的一个差别。作为公司的所有者,我当然希望自己的高管人员都得到高薪酬,不然如果限制他们的薪酬,他们就会面临更多的选择, 而你需要让最有能力的人留在你的公司里。因为最重要的是,他们有收益,我才能有收益。在美国公司中,高管的薪水取决于股价,而从不以现金支取薪酬。因此正 如我们公司正在尝试的,尽可能地分散公司的所有权,不仅只在公司高层这样做,也包括一些特殊工会。这是一个很有效的建议。当然,其中涉及如何调和股东利益和管理层利益的问题,但我相信这可以通过磋商解决。
 
宁向东:那也就是说要请到好的人,就必须要用比较好的价钱,包括Senior Management,也包括一些重要的管理干部都是一样的。最近我看你的新书《在平的世界中竞争》,其中利丰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整合者,所以您要处理的关系balance interests,就不仅仅是经理人和股东。那利丰在您的商业模式中,在平衡股东利益和利益相关者之间有一些好的经验和做法。
 
冯国经:显然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你不仅要看到股东的管理,还要看到利益相关者的收益,包括供应商、雇员及社会的利益,最重要的是各种利益能够调和起来。在我们公司,我们最重视的就是我们长期的信誉,与沃尔玛、AIG一 样,我们也是一家老店,我们很重视自己的信誉,我们关心自己的供应商,也关心和我们打交道的社会的各个行业,我们希望能够建立起长期的信誉,而不只是关注 今天的利益。我们希望建立起全球的供应商网络,我们认为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不仅仅是现在能够照顾到各方利益,而是在未来也能照顾到各方的利益。有时我们 也要向各方解释我们的经营之道,并且要共享我们的最佳做法和技能,从而给我们的利益相关方带来利益。所以,我们的目标是长远的,是一个长期的价值观。
 
宁向东:我注意到今天台上三位CEO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在一家企业服务了很长时间,Greenburg先生在AIG服务的时间很长,现在AIG投资股东方服务的时间也很长。冯先生70年代返回香港就一直在利丰工作,Mike在沃尔玛也工作了17年。中国的企业家由于企业发展阶段,都遇到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究竟在内部通过不断培养、晋升来提拔CEO,还是从外面空降?你们三位都是在内部工作了很长时间走到这个位置的,我们是不是应该理解为内部晋升比外部空降的CEO更有优势?希望三位能与中国的企业家分享你们观察与经验,也给他们一些建议。
 
冯国经:我非常赞同你的看法,我坚信企业的长期战略一直是非常重要的,从内部选一个CEO是很重要的,当然也不是完全拒绝外界的影响,可以在其他管理层面上考虑外部的,但不一定在CEO层面上。一家公司应该有革新,想法应该不断的更新,从内部有革命性的变化,我们不需要整个改变我们的管理环境。所以我觉得文化的持续性、连续性是一个公司持续成长的重要部分,而且鉴定地朝着一个方向发展也很重要。因此我希望在CEO层面上通过提升选择候选人。
 
宁向东:冯国经博士是4年前第一批进入宝钢,作为中央企业由国家选派的外部董事,进入了宝钢集团的董事会,冯先生已经在其中服务了很多年了,我相信有许多感受和观察,我希望能分享冯先生的观察和经验。
 
冯国经:我 非常荣幸能够成为第一批中国国有企业董事会的非执行独立董事。简单介绍一下背景,四年前中国新的公司法颁布了,带来了一个非常深层次的改革,也就是公司治理方面的改革,中国第一次引入了所谓的外部董事的做法,宝钢在这方面取得了巨大的进展,我们在宝钢的董事会有各种各样的委员会,委员会的设置和世界上其他 任何一家大公司都是一样的,有很多管理架构和国外公司也是一样的,对于工业企业风险管理也是至关重要的,我们现在正在寻求一些突破,也就是公司重要领导人 的任命,这些人必须非常了解当地的情况,对于公司的董事会和当地政府有很好的了解,现在我们正在朝着这样一个方向发展。也就是成立一个任命的委员会,我觉 得我们在这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在未来,我感觉任何经济体真正的潜力都是基于一个一个的企业,我觉得我们这个国家在市场经济和中小企业建设方面已经取得 了很大的进展,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我们在国有企业方面应该进行大刀阔斧的感觉,使他们成为非常重要的跨国公司,我们硬件已经具备了,我们有投资,我们有 技术,我们还有法律框架,但是我认为更重要的是要投入一些文化和公司治理方面的东西,这样才能真正推动中国国有企业未来的发展。

{literal}
{/liter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