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道克:沃尔玛公司治理的三个特点:增长、杠杆和收益

 

 
宁向东:麦道克先生就任沃尔玛的CEO的时间不到一年,作为一位新的CEO,您对CEO的责任是怎么理解的?您感觉与过去做高管人员的时候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另外,麦道克先生一直强调股东价值,那么对于沃尔玛股东价值的改善,我们想知道Duke先生是怎么理解的。
 
麦-道克:非常荣幸能够参加这样的会议,并且让我参与到这样的讨论当中,我的前任今天也在座,我和他共事了多年,Lee是沃尔玛第三任我是沃尔玛第四任CEO,我非常荣幸能够跟随第三任CEO的脚步,这些脚步都是非常重要的脚步,但是执行管理和CEO有很大不同,CEO是最终负责公司的管理,当然依赖于大多数董事的支持还有专家、顾问的支持,但最重要的还是管理层的支持。我自己非常幸运,因为我们遇到了特别的时期,从创始人Sam Walton和创始人的儿子Robson Walton接手,Rob Walton现在是我们公司董事会的主席。我觉得我们公司建立的基础是管理价值,作为CEO, 要确保公司价值观能够得以保持,同时能够保持我们公司的股东价值。当然,我们对股东有责任,我们跟我们分析人员不断的谈话,同时要和股东一起创建股东价值,如何更好的管理公司,同时给客户提供服务也是至关重要的。成长、杠杆和利润是我们的三个重点,我们有几百万的客户现在还不能够接触到沃尔玛,我们要成 为全球性的公司,不仅在中国,还要在其他国家拓展我们的业务。
 
宁向东:麦道克先生提到他的"三个优先"的顺序依次是:增长、杠杆和收益,您能不能进一步解释一下杠杆的意思?
 
麦-道克:杠杆就是一种学习和实践,并且把这种学习拓展到全球。沃尔玛成立之初只在美国有一家公司,我们从二十世纪90年代开始向国外拓展,首先在加拿大和墨西哥开展业务,包括现在在中国的业务。杠杆也就是学习,多找适合当地的最好想法,利用这些想法做到我们的最好,我们在 全球有很多分支,这些分支给我们提供很多好的想法,我们把这些好的想法推广到世界。在北京我们有一个特别好的旗舰店,我们把在这里看到的最好的经验引入到 全世界。杠杆还可以说是一种体系和技术,是一个团队,利用这个信息系统我们有很好的想法,并把这些很好的想法在各种市场进行应用,意味着人员的协同。因 此,杠杆包括很多东西,最重要的是人的精神,从而影响到人们的工作和生活。
 
宁向东:Greenburg先生也提到了委员会,我注意到在沃尔玛的董事会里边有两个不同的委员会,一般美国的公司在处理薪酬问题的时候通常在董事会里只设一个委员会,就是它的Composition Committee,但是在沃尔玛有两个委员会,一个是提名、薪酬与公司治理委员会,全部由独立董事担任;另外的是股权激励委员会,是由三位高管担任委员,负责公司内部以股票为基础的Stock Based Composition,有点像现在领导管一把手,一把手再管下面的人。沃尔玛这样做出于什么想法,为什么它和多数美国公司在委员会的设置上有这样的差异?
 
麦-道克:首先,在董事会下面有三个主要的委员会,战略规划委员会、财务委员会和治理委员会,外部董事提供整体治理还有高管的薪酬以及公司的薪酬架构。不仅是我自己,还有其他的高管,他们的薪酬能够确保,薪酬能够和股东的利益相一致。刚才冯国经先生谈到董事会的职责,谈到薪酬,特别是管理层的薪酬,授予股权方面要有透明度,不仅仅委员会要制定策略,而且要对股权的分配提供监管。
 
宁向东:谢谢!我注意到今天台上三位CEO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在一家企业服务了很长时间,Greenburg先生在AIG服务的时间很长,现在AIG投资股东方服务的时间也很长。冯先生70年代返回香港就一直在利丰工作,Mike在沃尔玛也工作了17年。中国的企业家由于企业发展阶段,都遇到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究竟在内部通过不断培养、晋升来提拔CEO,还是从外面空降?你们三位都是在内部工作了很长时间走到这个位置的,我们是不是应该理解为内部晋升比外部空降的CEO更有优势?希望三位能与中国的企业家分享你们观察与经验,也给他们一些建议。
 
麦-道克:选谁是最好的CEO,是从内部选拔,还是外部?关键是谁能做好这项工作。CEO的责任就是确保有成功的规划和管理,内部董事会也可以看,外部也可以考虑,然后决定他们谁是最好的。首先要考虑的是他们在公司的业绩表现,还有他们的战略和计划的持续性。如果是内部的候选人,如果更强调持续性,你可能倾向于选内部的,这样就会保证公司业绩的一致性。
 
宁向东: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是,上午在讨论国际化的时候提到中国企业越来越多的到国外去,沃尔玛在海外很多重要的文化区域都有自己的经营体系,我想请教Duke先生,对于中国企业走向海外,在海外聘任最高的管理者、聘任区域CEO时,什么样的人更合适?怎样有效地激励和控制这个人,怎样在文化上增加他的认同感,请您和同学们分享沃尔玛的经验。
 
麦-道克:我认为沃尔玛实际上还是一个相对年轻的国际公司。沃尔玛在增强企业员工文化认同感方面的经验,虽然沃尔玛是全球运营的公司,但公司希望顾客认为这是本地的商 店。沃尔玛在中国每一个商店的经历都是中国人。虽然我们可以给在中国的经理人带来一些体制和想法,但我们还是希望由本地人进行本地公司的管理。我给他们很 多自由,让他们进行本地化,因为他们是服务于本地客户的。
 
宁向东:我们在座就有两位当时的董事:钱颖一教授和桑顿先生,他们也花了很多力气来帮助公司治理的改善,确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在论坛即将结束的时候,我想最后增加一个问题。中国正在全球化,中国人认为自己成长 的很快,但是我们特别需要海外独立的眼光帮我们做一个评价,中国企业将来向海外发展,能够增强企业竞争力,从沃尔玛、从金融服务业、从供应链的管理角度 讲,请几位嘉宾给我们提出比较中肯的,哪怕是批评的意见。
 
麦-道克:我认为在全球化的发展下,意识到公司治理的重要性是一个关键的、决定性的问题。以放眼世界的眼光来看,价值、文化、责任的重要性都是构成公司治理的一部分,这些都不是独立的,而是需要很好地结合起来的。这就是世界的样子,也是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方法。

{literal}
{/literal}